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文明之通的拓世伟力,至少数倍于今人的认知
2018-02-10
字号:

    真实的历史,是昔日曾经发生的。可我们所知的历史,基本上都是通过后人发掘、发现、整理、编纂出的。如此一来,我们人类对于自身历史的认知,便会跟原本曾经的发生间,有一种必然的、无可避免的偏差,或信息失真。

    这种对历史认知的偏差,究竟会有多大呢?不能一概而论。但在一个文明的内部之“通”、尤其是昔日总体呈现分立分行状态的人类各文明之“通”上,其偏差之大,完全可以用“悬殊”或“惊人”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甚至在我看来,我们对人类“文明之通”的认知,于今日之前,顶大只能算是“九牛”得其“一毛”而已。“文明之通”的拓世伟力,应远超我们对其真实呈现、历史地位之认知的数倍甚至十倍以上。

    我的理据主要有四:

    第一,“通”这种事,本就不是那种人类初级阶段便能够很好认知的浅直据实、显而易见之存在。

    无论对于个体而言,还是对于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环境而言,更不要说文明与文明间、及其各文明极多质素与不同层面若隐若现的关联相通了。比如,人们于相望两山间首先看到的,最直接看到的是两座山头,而不会是什么脚下大地的连接、或者风的一同掠过、或动植物的转换迁移吧。比如最简单常见的“通行”之“通”,也会被人们以“去某某地”、“走什么什么路”等据实分明的表达,引导到偏离“通”之本质的歧路上去。所以说,人类关注“通”、探究“通”的奥秘,往往会在较晚的时间和较深一步后,这乃是一件非常自然且正常的事——中华民族所创造的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对此投入那么多的顶级关注、并收获颇丰,跟其所行大合之道以及合之道早期必然高度发达的整体系统认知,那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此乃是昔日人类世界中,难得一见的一个例外。

    也就是说,人类对“通”的普遍无视与忽略,不是因为“通”原本不存在或不够重要,而是因为我们早前只能看到浅白突显、且相当有限的存在,便自然会把这深藏于身后隐秘处、且需要达到更高认知境界才能去追索的似无实有之存在,遮蔽或忽略掉了。就像人体的经络,不也是在中国人认知并熟练掌握了很多个世纪之后,才被今天号称高度发达的科学所证明吗?!所以说,越深层、越本质的,越不容易被发现——这乃是人类认识世界时的一个通常规律。“通”,就属于这样的一类;而且是要人的认知能够抵达极高境界后,方可见“通”、论“通达”、成就“一通百通”的。

    第二,“文明之通”,那是一种全人类意义上堪称最全面和最多元多层多域多分的纵横上下交错之通。

    这样的“通”,在人类对自身历史的认知尚没有全面进入“文明”概念平台、或尚没有形成稳固的各文明体与全人类文明之高层级平台时,因不可能拥有关于“文明”认知的素材积累与理论架构,其无法实现便几乎是注定的。这样的“通”,也就更不可能在人类认知抵达“一览众小”的最高境或整体综合思维之前,以全面系统之构建的方式现身于世了。

    第三,以西方分之道历史学所主导的过往史梳理与编撰,有意无意地让我们的学者与公众,普遍接受了一个分割、对峙、碎乱、难通的世界历史。

    过去的世界,究竟是分的、还是合的?其实总体上看,既不是极分、全分的,也不是总合、大合的。分分合合、分中有合、体分根通、多分总通,才是人类已经发生过之既往史的总体风貌。虽说,未来时代人类文明的“通”,其在向度上将会是更加多种多样的,在规模上将会是尤为波澜壮阔的,在作用意义上将会是远超先前的,在收获成就上将会是早前“分文明”时代根本无法望其项背的;但昔日历史上的“文明之通”,也不是苍白羸弱、细微不振、乏善可称、不值一提的。

    今天,普遍的历史认知与公众话语,之所以总是过分依赖于和过分解读着人类的分立分行,一个长期控制我们现当代话语的分之道历史学知识体系,乃是最大的始作俑者和误导者。明确地讲,西方化的分科知识体系,二三百年来一直都是按照国别分、种族分、地域分、专项分的分写历史之基本原则,为我们看似专门专业、却也零碎肢解地展现着一部人类相互联系的历史总貌(近年来兴起的“全球史观”或“全球文明史观”学派,是一个反叛的特例)。如此一来,地域与地域间的相通、文明与文明间的关联、种族与种族间的融合、甚至人与人及人群与人群间的信息交流心灵互感等等,皆被一道道有形无形的边界与鸿沟,人为地无情阻隔、斩断了。写欧洲史的,便不会去大量着墨于自身启蒙运动与中华文明之道的历史渊源;编撰民族史的,便总是会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种族混血融合剔除在外;论说政治信仰史的,怎会去关心一代代普通人饮食结构中是否有了新引进的物种与品类?!——一言以蔽之,既以支离的分科挂牌著史,就别指望它能为我们还原一个相互关联着的真实世界!这就像杀猪屠夫的眼中,只有一块块带血连筋的猪肉。想让他告诉你一头猪是怎么活着、地球上各式各样的圈养猪与人类生活密切关联的总体图画,大家觉得可能吗?

    第四,在缩小“文明之通”历史真实与历史认知间所存在的巨大差距问题上,至今还非常缺乏全面还原各种“通”之真实的相应科技手段。

    这个问题显而易见。秦代、汉代铸有什么器物?通过考古挖掘就可以找到佐证。可秦代、汉代的某些人,与其疆界之外相互往来、总在流动着的人们,是如何联系的?有什么样的交流?这样的问题,若没文字记载、说唱流传等,几乎就只能是个千古之谜。虚拟现实、信息还原、情景再现等科技手段的未来发展,或许会给我们提供更多更好还原历史、特别是人类联系交往与文明互鉴融合的可能。但现在这方面的缺乏,是制约我们对其做出全面认知的一个极为重要因素。

    鉴于以上四点,可以肯定地说:人类即便在早前堪称“分文明”的时代,其“合文明”的“通”质素与行为,也是远比我们固有的历史认知高过数倍以上的。“文明之通”,其所具有的文明化世界与改变不同文明之走向样貌的拓世伟力,一点也不亚于一条大江大河对一块土地的作用与贡献。任何不屑或低估“文明之通”拓世伟力的人,不是被西方历史观及历史呈现方式所蒙蔽、所绑架,就是缺乏基本思考力与典型的一叶障目者。

    对此,我们可以继续努力搜寻更多的印证材料,也可以在没有更多历史证据之前保持必要的谨慎;但我们在思想认识上,却不能陷入没有确凿证据就认定没有发生、没有明确记载就不承认具有真实地位的大偏之中去。尤为重要的是,我们首先要明确而坚稳地建立起一种均衡不偏与更加符合全面历史真实的总体思考架构来。不如此,我们面对此起彼伏、盘根错节的多样文明与人类文明总体状态的把握时,便会寸步难行,便会失之以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6楼

    段先生就不要纠正了,你的学术文章是为了政治正确而写的。你这一纠正,你写文章的主次又反了。
    2018/2/10 21:38:00
  • 15楼:
        ......包括段修斌谈论的社会题材文章,我一般不参与,......。他的文章都是政治正确的文章,......
    ----------------
        纠正:他的文章都是纯学术和政治正确的文章。
        哎,这样说就符合实际了。
    2018/2/10 21:22:05
  • 12楼

    先生对问题的解读太狭隘。我谈的都是学术解读,而不是社会解读。为了社会团结的政治正确解读和我在这个网站的所解读有所区别。记住这里谈论问题是纯学术问题。否则以讹传讹。包括段修斌谈论的社会题材文章,我一般不参与,自我感觉他和纯学术离得太远。他的文章都是政治正确的文章,不是学术文章
    2018/2/10 21:06:31
  • 11楼

    王先生阶层就是阶级啊,是同义词,你怎能把这化为两个概念呢
    2018/2/10 20:58:16
  • 9楼黄老先生:
         这,需要一个过程。香港被英国统治多少年?回归才多少年?
         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港人自我感觉比大陆更好,所以简体字进展缓慢实属自然。当有一天港人真正意识到自己全面落后了,要学习跟上大陆的步伐了,简体字也就会大行其道了。就像之前西方人,有几个愿意学中文的?但变化,却正在悄悄地发生着。
    2018/2/10 20:13:19
  • “但生物的舍己为人你别认为是大公无私,其实还是自私的表现,因为舍己为人的目的是为了家族、国家或民族、人类种族延续的,而不是真正的“舍己为人”,否则生物种群早就灭亡了。“
          ------不过,这样以私解读一切,也未免有些过度。尤其是对人类而言,更是如此。毕竟,人类创造出公与私的概念,那都是有所指的。不可以偏概全。
    2018/2/10 20:07:36
  • “阶层更是社会有序循环的的保证,正是阶层和法律法规,才能‘治众如治寡’成为可能。”
    -------阶级会不会最终消灭,这要看如何定义。阶层却一定是会长期甚至始终存在的。正如此言。这乃也是人类之世的自然。绝对的平等与决绝地要消灭阶级,都是极端二分思维所必然造就的。
    2018/2/10 20:04:15
  • 4楼

    “阶级是私有制的产物”这句话可能是错误的。狼、豺狼没有私有资产,也有阶级。即使先生说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也必须有阶级。否则社会无法稳定。比如先生说的毛时代没有阶级,大错特错。有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普通老百姓,怎能想象这是没有阶级呢?
    2018/2/10 19:13:21
  • 我本来以为在香港回归以后,会有很多人学习简体字。因此做了一个《简繁通》的电脑软件,让民众学习简体字。我的软件在繁体汉字Windows(港台流行的)和简体汉字Windows都能运行,按一下键屏幕上的文字都能繁体和简体互转,结果软件的销路很少。
    在香港图书馆,中国大陆的简体字报纸很少人看(报纸似乎没有人动过,还新新的),报摊上曾经销售《经济观察报》这样的报纸,也因为没有销路不再销售。
    我是想看《经济观察报》,但香港图书馆没有,有《深圳特区报》。深圳特区报集团公司1999年收购《香港商报》以后,虽然大量在国内出售,也还是用繁体字出版,我记忆中似乎试过用简体字出版,但在香港不行。
    我记得1956年中国政府公布《汉字简化方案》以后,印尼的华校是马上同步进行。
    现在新加坡政府是使用简体字,但新加坡民众连中文也不要了。
    我是有一般中国人缺乏的强烈中华文化情感,所以我在中国无法出版中华文化书籍和软件对我的打击很大。
    2018/2/10 18:06:37
  • 3楼

    趋吉避凶|就利去害是生物生存的第一本能,这一本能已经明白无误的说明自私自利才是生物的本性,而舍己为人则不是本性。但生物的舍己为人你别认为是大公无私,其实还是自私的表现,因为舍己为人的目的是为了家族、国家或民族、人类种族延续的,而不是真正的“舍己为人”,否则生物种群早就灭亡了。

    社会的发展是欲望推动的,而功名利禄恰恰是推动社会前进的第一动力。你想消灭,可能吗?你上学教科书只谈社会进步,从不谈剥削,为什么,功名利禄、阶层、剥削是社会前进的动力,阶层更是社会有序循环的的保证,正是阶层和法律法规,才能“治众如治寡”成为可能。
    2018/2/10 16:47:48
  • “还是请博主先生答复简体汉字为什么在台湾(和港澳)走不通的原因吧?”
    -------简体字与繁体字的不同,更大的原因,恐怕还是在政体的长期未统一、不同一上吧。两个政体,两种意志,哪有大多数人民众选择的可能?再深究一步,那是西式现代主权国家所必然制造出的分割阻堵。若是按照我们中华固有的文明体来论,即便不同的地域、国家、民族,仅仅为了同一个文明的通,也是应该努力地实现“文字之通”、乃至“同一”的。
        过去的日韩,就曾这样做过。只是随着自己国家的自主意识增强和中华文明体出现衰退迹象后,才人为地搞出了基于汉语汉字的本民族语言系统来。两岸三地文字上的有不同、却总体上“通着”的现状,其实不必太过担心。一者,不影响两者间的“通”,二者,新兴翻译科技如“译贝”的诞生,已经让这样技术性上的一些“不通”,再不会有多长的分割阻隔时间了。
    2018/2/10 15:16:53
  • “先生的认识非常的片面和狭隘,管仲早就说了,阶级才是人类有序发展的保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流水首先需要地理水平差异。”-------ah6sdq先生这段话,就看到了阶级、阶层存在对文明之通的一些必要性。
    2018/2/10 15:00: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veroma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