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远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井冈山人 - 杨明远首页
毛主席老红军言传身教帮助我成了人中人
2018-02-09
字号:

    离住院手术还有几天,闲不住,还是写点自己曲折的人生与感悟,供年轻人参考吧。

    回顾我的一生,可说是经历过五个阶段。1952年以前,是”人下人”;1952年至1956年是转折点;1957年至1965年是成长阶段;1966年至1981年是接受考验与成熟阶段;1981年以后是走向成功的阶段。

    我的出身,既好又不好。说好,是因为解放前家里很穷,我小学毕业考上了初中,因无钱上学就辍学了。土改时,我和母亲在萍乡县城里做小生意,卖鸡鸭蛋,父亲带着两个妹妹,三个人都能分到土地,农具和家具,定为贫农成份。说不好,是因为父亲兄弟四人,父亲最小,出生于1902年,国民政府抓壮丁,我父亲符合年龄,国军就将他抓去当兵了。巧的是,父亲当兵时的顶头上司是萍乡人,叫钟石盘(据说是少将军衔,后来去了美国) ,因此,得到了提携,听说,父亲最大当过国军团长,我出生不久,父亲就离开了国军。这样,我又成了伪团长的儿子,所以,在1952年以前,我是个”人下人”。

    1952年至1956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1952年,党和政府动员失学儿童少年入学读书,我考上了江西省立萍乡中学初中部。

    1955年初中毕业,我考上了设在河南省的焦作煤矿学校矿山机电专业。由于教育事业大发展,师资队伍奇缺,1956年5月我被调到煤炭部体育师资训练班学习,这样我就从矿山机电专业,改学了体育专业,只培训了三个月,1956年9月我就分配到了萍乡煤矿学校任体育教师。下面贴上我在体训班的一张照片,可以看出我长高了,也壮实了。这都要感谢党和政府的免费教育,包括吃饭也是不要钱的。

    1957年至1965年是我的成长阶段。开始,领导我的都是老红军与大校军衔的老干部。他们言传身教,使我懂得了为人民服务的道理。业务上,我的第一个同事是上海体院毕业的林万书,以后的同事有来自上海体院的陈达民\张相舜,来自北京体院的严钦贤,还有来自北京干部学院的夏春华老师等。我虽为教研组副组长,但虚心向他们学习,因此进步很快。在较好的完成了学校的教学与课外体育等各项工作任务,并得到过学校奖励外,还积极参与了省市的田径\体操\球类\无线电工程等各项竞赛活动以及运动会的宣传工作,因此,给省市体委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1966年至1981年,是我接受考验并受到党和政府关怀的年代。1966年由萍乡矿务局组成的工作组进驻煤校,在学校,我第一个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关了十五天,我也是第一个被解放了出来。我被几个学生抄了家,后来,除了十大本日记\一百多枚毛主席像章\大多数无线电元器件等没有还给我,其他物品如自行车\照相机等,都还给我了,他们说,对我是政治造反。我差点儿被拉去游街示众,是当时政治教研组教师\共产党员王显标老师与学生洪胜利救了我。从此,我在学校就安全了。1966年6月萍乡武斗升级,为躲避武斗,我带着我的学生,当时萍乡市委书记的儿子离开了萍乡,先到了南昌,后到了北京。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来北京。我找到了当时在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兵部工作的老同学也是老邻居何志明,借了一辆自行车,在北京城里逛游了几天,去了颐和园,也去了向往已久的清华\北大。7月初我去了包头市看望妻子。11月我接受学生的邀请,参加了步行串联活动,从1966年11月12日从萍乡出发,走到1967年1月22日,经过贵州黎平,在通往凯里的路上,接到学校停止串联的通知,我们乘汽车到了贵阳,然后,乘火车返回了学校。

    1968年11月我下放农村,从此离开了萍乡煤矿学校。

    我参加了大约半年的农业劳动后,大队就分配我做其他工作。从此,当过大队的宣传员,代过小学的课,制作过展品,分别组织过公社篮球队和湘东区篮球队参加萍乡市的篮球赛。1969年,萍乡市文教办公室将我妻子从内蒙古包头市调回了萍乡。妻子离开包头前夕,生病住院动手术,我到包头接妻子回萍乡。路过北京,我俩在天安门合了影。妻子回萍乡后,分配在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萍乡分校当教师。

    1971年我调到了麻山五七高中任体育教师。后来,市里要调我去萍乡共大任教,麻山公社不放,市里就将我妻子调来麻山,结果,公社分配妻子教小学,而且是一个学期换一所小学。1973年,市里又将我夫妇俩同时调到腊市中学教高中。1974年7月份,突然接到萍乡市体委转来江西省体委通知,要我到省体委去报到。到南昌,省体委接待我的是竞赛处王再芗老师,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 总算见到了一位老朋友。” 通知我到福建莆田去参加田径赛裁判工作。那时,我仅仅是二级田径裁判员职称。别的省市来的都是国家级与一级裁判员,所以,那次比赛我只担任全能裁判长职务。下面是来自十省市裁判员合影。

    后来,湘东中学领导班子闹矛盾,1975年,湘东区将其副校长夫妇俩调到腊市中学,区里又将我夫妇俩调到了湘东中学。湘东中学领导班子之间的派性斗争,并未因一两个干部的调动而终结。我夫妇俩不知何故,被两派夹击,工作很不顺心。于是我找到湘东区教育局局长刘春生,提出要调动工作的请求。刘局长很客气的说:” 杨老师,湘东中学是湘东区最好的学校,你是煤炭系统下放的,除非回煤炭系统,其他单位是不会放你走的。” 回家一思考,煤校已复办,但校长正是1966年将我打成现行反革命的人,这是我宁愿留在农村,不愿回煤校的原因。于是,我想到了萍乡矿务局机关子弟中学(简称矿中),我找到了矿中当时的校长黄华回,谈了我夫妇俩想调到矿中工作的愿望,1977年我夫妇俩就从湘东中学调到了矿中。想不到在矿中的领导班子中,有一个原来也整过我的人,继续为难我夫妇俩。我们夫妇俩又一次请求调离。

    1981年,我妻子调到了萍乡市卫生学校,我调到了萍乡市第三中学,从此,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直至退休。

    我去三中,是当时三中刘维霞校长,易守文\何晃,两位副校长到萍乡市教育局主动要去的。一到三中,就让我当了教研组组长,从此,我也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在三中工作了十六年,虽然我也遇到过不少不顺心的事,但我始终如一的勤勤恳恳的工作和学习,总算有了一些收获。

    我原来是二级田径裁判员,1980年考上了一级裁判员,1987年,江西省体委通知我到武汉体育学院,参加国家体委组织的国家级裁判员考试,成绩合格,我成了国家级田径裁判员。从此,每年都要外出担任一至两次省级或全国性裁判工作。我退休前最后一次裁判工作,就是担任江西省第九届运动会田径赛副总裁判长。

    我是一个学历不高的人,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的人,一个饱尝人间苦辣酸甜的人,也是一个堂堂正正做人的人,更是一个无限敬仰毛泽东爱读毛主席著作的人。今天贴出这些照片,写出这些文字,目的有三:

    一是,通过我的亲身经历,使网友们了解到人生的道路是曲折的,只要自己老老实实的为人民服务,党和政府是不会忘记你的,前途总是光明的。

    二是,想告诉网友们,是毛主席和老红军的言传身教(因我在以前的博客中,写过相关内容,在此不再重复),使我这一生,不论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不论受到了什么样的委屈,始终能坚持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工作,各级党和政府也一直记得我,帮助我,所以,我这个人下人的穷孩子,才能成为人中人。

    三是,建议年轻人,多读读毛主席写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矛盾论》《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这几篇著作,不论你从事何种职业,对自己的成长都是有益无害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祖籍江西萍乡,1937年3月15日出生在赣南安远,1997年由江西省萍乡市第三中学退休后迁居广州。中学高级教师 ,   国家级田径裁判员 , 萍乡市第七届、第八届政协委员, 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优秀会员 ,全国体育传统项目学校先进工作者, 全国优秀体育教师 , 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veroma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