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文字是在之船
2018-02-03
字号:

    ——中华大道文明经典模板《庄子·天下》之九

    句读原文

    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

    关尹曰:“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芴乎若无,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常先人而常随人。”

    老聃曰:“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人皆取先,己独取后,曰“受天下之垢”。人皆取实,己独取虚。无藏也故有余。岿然有余。其行身也,徐而不 费。无为也而笑巧。人皆求福,己独曲全。曰“苟免于咎”。常宽容于物,不削于人,可谓至极。

    关尹、老聃乎?古之博大真人哉!

    诠经释典

    以无形的信息阳能为动力源泉,以有形的物质阴能为结构形体。有形的物质无论积累多少都是有限的,满足不了人的欲望与渴求;只有与无形的信息体系同游,才能充实思维时空的缺憾 ;这是中华道统体系的学统源泉。关尹、老聃悟通这一境格,找到了真正的精神归宿。他们主张文明大厦的根本需要建立在永恒生象世界--阴、阳、道的基础上,以大道、无极阴阳原理:自 然本体(大道)=(阴?阳)⊙道,为端始,方能无懈可击。大一统的王道政治,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为弱势群体鼓与呼,只是社会层面的表现;其真正深层原因则是为了人的本质--思维 时空的信息体系建筑。如此,才能实现:人与宇宙同在。

    关尹说:“贯穿和充满宇宙的信息不是只寄居在一个封闭的‘单子’里,而是通过万物的生机勃勃,显现自己的无处不在。信息激发事物活力的功能就像水滋润万物一样;信息反映事物 的个性特征就像镜子观照形体一样;信息与物质的关系就像声和音一样,有声发出就有音被听到。信息难于把捉是因为其没有质量;信息始于描绘是因为其没有物质实体。事物与信息同在, 就有了生机;事物与信息分离,就会消亡。不是信息造就了人,而是只有人与信息同漫,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人。”

    老聃说:“知道信息无处不在,保持事物的万类形态,像江河、溪水一样,滋润成就天下众生;知道自己富贵显达,坚持如贫困卑贱之人一样,接人待物,才能像小麦、谷子、大豆一样 ,养育、强壮万民。”芸芸众生汲汲于争名夺利,真正的人则在为众生的生存和生命品质提高殚精竭虑;从而‘与人民群众荣辱与共,并解除天下百姓灾患,成为天下的主宰’。乌合之众无 论哪一场合,都在为各自的、圈子的物质利益奔走呼号,圣贤君子独独默然在建设文明事业的工地上辛勤劳作。人类文明发展的事业不需要跑马圈地,所以可以容纳所有愿意参与其中的人。 文明的大业岿然如崇山峻岭,等待所有人来攀登,以达人生的真谛。从事文明建设的人,只把身体看作是从父母那里赊贷来的现金流,而将其全部用在了品质建设上,再奉还天地一个完整的 人。因此,他没有办法不耻笑那些用父母给予他的资粮而只装饰其如同走肉的行尸的那些伪劣假冒的东西。普通人活着,只为求一生幸福,圣人经世,求的是如何既能从整体上把握世界,又 能精通各行各业的知识,以免回归宇宙后受到天地的责罚;以极限、端点为初始,以有限的公道信息形式把握无限的大自然内容,书写人的历史。老子说:“顽固地把人与万物等同,就毁灭 了人之本质;试图将所有两条腿会说话的高级灵长目哺乳动物都教育成人,必然会遭遇层层挫折。”保持容纳万物的胸襟,不丧失人的半点品质,才可以成就圆满人生。

    关尹和老聃,乃古往今来罕有的宇宙人啊!

    概要把握

    《庄子·庚桑楚》:“老聃之徒有庚桑楚者,偏得老聃之道,以北居畏垒之山。其臣之画然知者去之;其妾之挈然仁者远之;拥肿之与居,鞅掌之为使。居三年,畏垒大壤。畏垒之民相 与言曰:‘庚桑子之始来,吾洒然异之。今吾日计之不足,岁计之而有余。庶几其圣人乎!子胡不相与尸而祝之,社而稷之乎?’

    庚桑子闻之,南面而不释然。弟子异之。庚桑子曰:‘弟子何异于予?夫春气发而百草生,正得秋而万宝成。夫春与秋,岂无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吾闻至人,尸居环堵之室,而百姓 猖狂不知所如往。今以畏垒之细民而窃窃焉欲俎豆予于贤人之间,我其杓之人邪!吾是以不释于老聃之言。’

    弟子曰:‘不然。夫寻常之沟,巨鱼无所还其体,而鲵鰌为之制;步仞之丘陵,巨兽无所隐其躯,而孽狐为之祥。且夫尊贤授能,先善与利,自古尧舜以然,而况畏垒之民乎?夫子亦听 矣!’庚桑子曰:‘小子来。夫函车之兽,介而离山,则不免于网罟之患;吞舟之鱼,砀而失水,则蚁能苦之。故鸟兽不厌高,鱼鳖不厌深。夫全其形生之人,藏其身也,不厌深眇而已矣。 且夫二子者,又何以称扬哉!是其于辨也,将妄凿垣墙而殖蓬蒿也。简发而栉,数米而炊,窃窃乎又何足以济世哉?举贤则民相轧,任知则民相盗。之数物者,不足以厚民。民之利甚勤,子 有杀父,臣有杀君,正昼为盗,日中穴阫。吾语女,大乱之本,必生于尧舜之间,其末存乎千世之后。千世之后,其必有人与人相食者也!’

    南荣趎蹴然正坐曰:‘若趎之年者已长矣,将恶乎托业以及此言邪?’

    庚桑子曰:‘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若此三年以及此言矣。’

    南荣趎曰:‘目之于形,吾不知其异也,而盲者不能自见;耳之与形,吾不知其异也,而聋者不能自闻;心之与形,吾不知其异也,而狂者不能自得。形之与形亦辟矣,而物或间之邪, 欲相求而不能自得。’今谓趎曰‘全汝形,抱汝生,勿使汝思虑营营’。趎勉闻道达耳矣!’

    庚桑子曰:‘辞尽矣。曰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鸡不能伏鹄卵,鲁鸡固能矣。鸡之与鸡,其德非不同也,有能与不能者,其才固有巨小也。今吾才小,不足以化子。子胡不南见老子!’”

    “宇泰定者,发乎天光。发乎天光者,人见其人,物见其物。人有修者,乃今有恒;有恒者,人舍之,天助之。人之所舍,谓之天民;天之所助,胃之天子。

    学者,学其所不能学也;行者,行其所不能行也;辩者,辩其所不能辩也。知止乎其所不能知,至矣;若有不即是者,天钧败之。

    备物以将形,藏不虞以生心;敬中以达彼,若是而万恶者,皆天也,而非人也。不足以滑成,不可内于灵台。灵台者,有持而不知其所持,而不可持者也。

    不见其诚己而发,每发而不当;业入而不舍,每更为失。为不善乎显明之中者,人得而诛之;为不善乎幽闲之中者,鬼得而诛之。明乎人,明乎鬼者,然后能独行。

    券内者,行乎无名;券外者,志乎期费。行乎无名者,唯庸有光;志乎期费者,唯贾人也”人见其跂,犹之魁然。与物穷者,物入焉;与物且者,其身之不能容,焉能容人!不能容人者 无亲,无亲者尽人。兵莫憯于志,镆铘为下;寇莫大于阴阳,无所逃于天地之间。非阴阳贼之,心则使之也。”

    “羿工乎中微而拙乎使人无己誉。圣人工乎天而拙乎人。夫工乎天而俍乎人者,唯全人能之。唯虫能虫,唯虫能天。全人恶天,恶人之天,而况吾天乎人乎?

    一雀适羿,羿必得之,威也;以天下为之笼,则雀无所逃。是故汤以胞人笼伊尹,秦穆公以五羊之皮笼百里奚。是故非其所好笼之而可得者,无有也。”

    《庄子·列御寇》:“孔子曰:‘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愿而益;有长若不肖;有顺懁而达;有坚而缦;有缓而釬。故其就义若 渴者,其去义若热。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忠;近使之而观其敬;烦使之而观其能;卒然问焉而观其知;急与之期而观其信;委之以财而观其仁;告之以危而观其节;醉之以酒而观其侧;杂之 以处而观其色。九征至,不肖人得矣!’

    正考父一命而伛;再命而偻;三命而俯,循墙而走。孰敢不轨!如而夫者,一命而吕钜;再命而于车上儛;三命而名诸父,孰协唐许?

    贼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及其有睫也而内视,内视而败矣。凶德有五,中德为首。何谓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吡其所不为者也。”

    原则示例

    文字是在之船。

    思维时空与宇宙势位的镜像性由生象文字来表征,这是人类文明必然走向“同文”的不二选择。

    思维时空与宇宙势位的差别等级,决定了人的思想境界、知识深度和道德修养。

    生象文字作为道德载体,不是“孤立”的事物。必须经过大脑神经的记忆和调谐,才能够发挥作用。

    生象文字作为中介范畴、中介组织,又有其独立性。其特有的整生逻辑法则,决定了使用者的思维无法脱离自然而无事生非。这是中华文明绝然不同夷狄拼音语词文化的根本所在。拼音 语词根本上的任意性,最终使得运用者无家可归,只能要么皈依于一元的理念上帝;要么仆从于多元的刚性物质质点。

    科学上所谓这宇宙、那宇宙,宗教的这个神、那个神,皆源于思维时空的图符标识及理念的生象演绎。

    这里虽是信息徜徉的天地,但一些消息只在信息场域是实在的。尤其是信号乱码及垃圾消息,落实到人世,就会制造垃圾甚至垃圾人。

    所以,方有“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的断语。

    然而,中华民族恰恰吃了这一“存而不论”、“论而不议”的大“亏”,才一度倍受蛮族的凌辱和糟蹋。反过来,西方一神教和理念文化的小白鼠实验应用(试错,将错就错),正是利 用物质消息码及理念乱码而开创出了“现代科技”的巨兽。这也应是李约瑟难题正解之一。

    诸玄识《汉字时代:中国的“文化禀赋”发挥神效》:

    在21世纪之前的几百年里,中国处于“地缘政治”的逆境,承受“海洋暴力”(外患内忧),所以,其无比优越的传统文化不仅不能正常发挥,而且备受摧残;时至今日,全球的经济与 战略优势正在逐渐转到“陆海有机”的这边来了,由此,她的文化潜力开始绽放。

    鲁道夫·凯尔(Rudolf Kaehr)专论《中国挑战》(The Chinese Challenge: Halluzinations for Other Futures),开启了讨论汉字系统的隐秘理性(中文奥义)的可能性。主要问题 是,我们(西方人、现代人)能够从“中国至今尚未教给我们的(古代智慧)”里学到什么?作者提出有机整体的“多结构逻辑”(polycontextural logic)和“形态语法 学”(morphogrammatics),有助于我们发现此种新型理性。

    在17-18世纪的欧洲启蒙时期,莱布尼茨提出第一个关于中国文字的猜想。他设想一种"通用语言"作为国家和人民之间沟通的可信赖的交流媒介。它类似于中国的象形文字。中国象形文字 通过典籍(雅言)在不同口头语言之间起着桥梁作用。为了实现这一梦想,莱布尼茨发明了简练的数字表示和计算系统,即二进制系统,来作为欧洲对古老的中国《易经》的一个回应,最终 他发明了独立于任何民族语言的运算方法和逻辑,还有作为计算机的原型的计算机器。现代欧洲科学技术遵循了莱布尼茨的想法,产生了技术上的二进制原则和数字主义,并形成了今天西 方--以及亚洲--的基本技术和经济力量。

    今天,“美国梦”气数已尽(Today, the US-American dream is exhausted)!美国的成功已经接近了尾声;而老式欧洲则还是由想象的“希腊起源”支配着,……美国的必然衰落是由 于它的“无根”。……在那儿,数字主义达到了它的颠峰,美国人沉湎于“数字形而上学”,失掉了设计未来的精神源泉。……展望更先进的科技发展似乎是不可能的了。美国式发展在“数 字实用主义”世界观中,固步自封!

    再看中国的书写模式。由于她的超复杂的书面文字系统,中国在下一个时代具有对西方的优势:她的典籍资源(scriptural resources)尚未开发。汉字,作为其文化与政治的载体和保 障,不受限于字母的线性定式和数字主义(alphabetic linearism and digitalism)。(不会像"字母线性"和数字主义那样的作茧自缚)。虽然西方的线性思维很容易映射到中文理性的图景 中,但是,此种映射过程不会干扰或变乱中文认同和“自明性质”。

    汉字书写的概念是表格式的、多维度的、开发性的和复杂的,它是基于人类最古的文化传统的经验。书写汉字的这些特征是确切的科学标准,胜任于处理现代社会的问题和开辟崭新的未 来。

    就今而言,所谓中国的挑战,不是令西方危惧的经济与实力增大,而是中文奥义在新的科技革命上的极具潜力。中文奥义必将淘汰任何美国式的东西。中国对西方的挑战不是经济的、也 不是政治或军事的,苏醒的“技术中国、经济中国”并不构成对西方的“致命挑战”;真正的挑战是重新发现汉字系统,并设计出新的有机整体的理性逻辑,这就像创造新的数学和新的编程 语言一样。面对一个文化崛起的中国,我们(欧美)是否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因为忙于适应西方的技术和经济,中国的精英阶层还没有意识到如此的可能性,即由其文化禀赋形成未来世界的主流文化基础。……21世纪将是中国世纪。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问题是这些建国后留在了大陆的学者,即便取得了很高的学术成就,在中西对峙的年代也很难像饶宗颐那样,得到西方学术评议机制的肯定。因为在西方获得奖项首先要有西方人的申报与推荐。像饶宗颐获奖就是通过戴密微这样一个法国人申报与推荐。因此,在当时双方对峙的环境下西方国家根本不可能授予大陆学者任何奖励,他们本人也不会去这些国家申报奖励,自然也就不能像饶宗颐这样成为“大师”了。

        至于这种情况是否公平,今天的主流媒体与学术圈是不予考虑的,毕竟当下的“国学”某种程度上也是要把西方国家的赏识视做评判标准的。以至这些媒体对于郭沫若这样民国时代就已经成为领军人物的学者,也是除了谩骂还是谩骂,更不要提封为什么“国学大师”了。

        可笑的是,尽管今天的学术圈与主流媒体拼了命的想要得到西方国家的赏识,但是西方人却往往并不太看得起他们。包括饶宗颐这样的“大师”也是一样,他在香港大学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只是讲师,连个副教授也没评上。以至于一再吹捧旧香港伟大的饶老先生提及此事时,也不禁有点牢骚,觉得当时英国人看不起中国人。

        最后需要说明一下,笔者对于饶宗颐先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恶感。至于说,有人认为他落水当过汉奸,他的学生表示他在抗战期间是不断逃亡的,但问题是先落水又后悔的人也不少;有人指责其在新中国成立时把大量的珍贵古籍掠到香港,他的学生表示他在香港居住的房子并没有多大,却说不出他做学问的资料来源;还有其在1962年中印战争之后,很快跟着尼赫鲁的秘书跑到了印度,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又跑到台湾中央研究院等等一系列研究路线图也颇为耐人寻味……。

        但是,这些事情毕竟证据不太足,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说到底,“大师”评判还是一个话语权问题,人文社会科学更是如此。因此重要的并非饶宗颐个人有多少真才实学,而是关于“大师”的报道所反映出的媒体与学术圈这种怪现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却必须要吹捧民国多好多好,明明是在谈学问,却要先吹捧一下家学与家世,甚至研究“国学”也要让西方人来做裁判员……按这种标准弄出来的“大师”,我看还是少一点吧!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2018/2/9 23:05:23
  • 只不过社会整体水平提高,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大家不会大惊小怪、奉之以“大师”罢了。举个例子,晚清民国时候,一个人取得出国留学深造的机会,在当时就是非常少有的资历,回国后眼界、地位自然高出同辈不少;而现在出国深造的人太多了,即便不出国,各方面获取最新知识技能的渠道也多得是,并且大家还在各种网络平台上相互交流知识经验,互通有无,全球一体。

        出国的机会增多了,知识的渠道拓宽了,“海归”的光环也就不再那么大,国外教育背景、学术头衔也不是多么令人仰望(虽然还在起作用);除了高晓松那类人,也不会再有人像胡适大师那样热衷于在西方国家拿荣誉学位,到了病态的地步。

        人民的知识文化水平普遍提高了,不用指望一两个“大师”来引领学问了。这是民族的福音,不必为个别“大师”们的远去而悲哀。

        还有,媒体热捧的“大师”,往往需要得到西方国家的赏识。哪怕是中国文学或者中国历史这样的学科,西方国家的奖励也是当“大师”的重要标准。

        人们在谈饶宗颐的成就时,往往称其为“国学大师”,但是其所有的奖励都是在国外获得的。比如说,许多媒体在纪念其逝世时,都要提到他作为国学大师最出名的代表作是甲骨学著作《殷代贞卜人物通考》,获得法国汉学儒莲奖,被称为“汉学界的诺贝尔奖”。

        类似这种外国大奖,为他的大师光环加分不少,但是,以西方人眼光为标准评判研究中国“国学”方面的著作,学者,这本身是值得讨论的。相比之下,其他因为政治、文化原因,没有进入西方人法眼的学者,是否就不是“大师”呢?

        就拿甲骨学水平来说吧,不要说老一辈的郭沫若,就算是和饶宗颐差不多同时代的胡厚宣、唐兰这些水平难道就差了吗?比如说,由郭沫若任主编,胡厚宣任总编辑的《甲骨文合集》这种立足祖国大陆、基于全世界甲骨资料的大型集体工程,比起饶宗颐在大陆之外靠少量材料研究阐释的著作,恐怕是更全面扎实的。

        再比如说,唐兰在文字学、考古学、历史学诸多领域都有开拓性贡献,三四十年代就有很大的影响,到1974年还发表了《黄帝四经》、《战国纵横家书》、《春秋事语》、《西周青铜器铭文史征》等诸多重量级研究成果,然而这些很难在当下被主流媒体提及。
    2018/2/9 23:01:55
  • 虽然说饶宗颐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根本不具备上大学的条件,但是反而在18岁的时候就被招入中山大学的广州通志馆。20岁的时候,他又进一步被聘为中山大学研究员。

        当然,这些所谓的破格录用也都是有着充分理由的。比如说,据说饶宗颐在14岁初中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写了《顾亭林学案》一书,达到了很高的学术水平,所以才能够一再被破格录用。但这种条件和际遇,是大多数人所不可能有的。

        因此,与其说成功的“大师”往往是因为家学渊博,还不如说是那个年代为极少数人垄断的财富与学术地位、高度集中的文化资源,才是造就少数“天才”“大师”的首要条件。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大多数平民百姓的子弟,连识文断字的机会也没有。

        这种极不平衡的局面,要到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新中国成立以后,通过全民扫盲、普及义务教育等一系列亘古未有的举措,才逐渐打破。建国后似乎是少了“民国大师”那样一些“天才”“通才”“奇才”——这点也是现在的媒体每每揪住不放的,所谓大师之后再无大师等等——但新中国却使得大多数人有了基本受教育的机会,获得了基本的知识技能,更让许许多多此前根本不可能有条件的穷苦人、平民百姓的孩子,得以进入高等院校,接受更高水平的教育。

        没有了民国出来的那一类“大师”,却有了一批批贡献于社会国家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产生了一个又一个的科技成就,有了社会整体文化教育水平的提升与相对平等。

        因而,民国之所以有鹤立鸡群、超出同辈的“大师”们,是因为整体水平太低;现在所以少见那种显赫耀眼的“大师”,是因为整体水平大大提高,有才能的人太多了。实际上,我们周围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绝不少见,不乏知识渊博、多才多艺的人。

        并且因为时代的进步,当今年轻一代的人才,知识结构更为全面,不像民国大师们那样,往往只有人文素养,而缺乏科技领域的知识、才能,缺乏真正世界的、现代化的眼光。
    2018/2/9 22:59:07
  • 【1953年饶氏曾借占拟今地说明:“建安那个时代,世积乱离,风衰俗怨,可是荆州后来却有了一支学派,有了王弼等人的成就。比方说香港,其重要性我认为就等于那个时代的荆州。香港是个避风港,香港有这么多年的安定,离开政治与时代的风暴,很重要。你对照历史看,荆州不是太重要嘛,它只是一个过渡时期,香港也是这样,因为香港是一个可以同国际上来往的自由港。”

        他更表示:“有香港,才有饶宗颐这个人。”胡文辉著,现代学林点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08,第209-210页】

        这是多么符合当下某些媒体的政治正确啊!大概和那个获得诺奖的“300年殖民地”言论差不多有一拼。问题是,老百姓是否愿意接受让中国香港化,让那些盎格鲁——萨克逊殖民者给这些大师提供“安定和平”的环境呢?

        其次,媒体在吹捧一些“大师”时,往往不失时机地赞扬其家世、家学,彰显一种贵族式的精神传承,并以此感叹新中国成立之后不再产生大师,“大师之后再无大师”。

        比如说,现下媒体强调饶宗颐能取得成就的原因时,就比较典型地宣称其生活在一个传统文化浓郁的家庭,所以可以不上大学学到更广泛的东西:

        【饶宗颐曾说,他人生的第一个导师是自己的父亲。在父亲的悉心栽培下,饶宗颐打下了良好的传统文化根基,培养了超强的自学能力,可谓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能有今天的成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上大学,“因为大学能够学到的只能是一两个门类,但是父亲给我打开的天空、建立的基础是无科不修,按照中国传统的做学问方法,其实是文史哲相通,文中有史,史中有哲,哲中有文。”
    #/xwzx/shgj/gdxw/201802/07/t20180207_28099195.shtml】

        不过媒体在描绘这种成功原因时,往往忽视了饶宗颐的父亲饶鄂开有四家钱庄,是旧中国的潮州首富。不要说在90%的人口是文盲的民国,穷苦人家根本没有条件读书,更不可能这么玩,就算是一般的小康之家,如果要是像饶宗颐这么玩,这一辈子也彻底完了。 但是,对于饶宗颐这样的一个首富之家、士绅名流,上不上学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关系,甚至不上学反而可以成为当“大师”的捷径。
    2018/2/9 22:56:18
  • 鹿野:从饶宗颐被刷屏看“大师”的标准
    时间:2018-02-08   来源: 察网

        “大师”评判还是一个话语权问题,人文社会科学更是如此。因此重要的并非饶宗颐个人有多少真才实学,而是关于“大师”的报道所反映出的媒体与学术圈这种怪现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却必须要吹捧民国多好多好,做学问却要先吹捧一下家学与家世,甚至研究“国学”也要让西方人来做裁判员……按这种标准弄出来的“大师”,我看还是少一点吧!

        据新华社香港2月6日电,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当日凌晨在香港与世长辞,享年101岁。一时之间,相关消息刷爆了朋友圈。诸如“又一位大师走了”,“民国大师时代落下了帷幕”等等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主流媒体,更有不少人振振有词质问“为什么今天出不了这样的大师”?笔者在这里也以此为例想简单的谈谈,怎样才能够成为当下主流媒体所欣赏的“大师”。

        首先,是要在政治上遵循主流媒体推崇的民国范儿。也就是说,必须要推崇旧中国,反对新中国,才有可能得到当下某些人的追捧。

        比如说,很多人报道饶宗颐逝世的相关消息时,都纷纷拿出他当年的“名言”,如果不是在新中国成立时抛弃家属逃往香港,现在人恐怕都不在了:

        【1949年他就到了香港,有个很有名的潮州商人,叫方继仁,问了情况之后就劝他不要走了留在香港。那时候饶公就一个人,他的家属、孩子都在潮州。饶公当时听从了方先生的建议,没有再回到潮州。因此饶公有那么一句话,他说我当时要是回去的话,我现在人都可能不在了。

        郑会欣:国学大师饶宗颐为什么留在了香港?#/a/221318913_563946】

        当然,其一度留在大陆的家属肯定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所谓迫害,不然的话早就会被今天的媒体炒上天。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在今天的某些人的眼中,新中国诞生本身就是最大的原罪,不管如何优待这些先前狂热反共的文人,一句“莫须有”就足以定罪了。

        另外,作为这些大师们政治正确的另一面就是必然要对西方的殖民者顶礼膜拜。比如说,饶宗颐先生生前有一段名言,把新中国成立比作历史上的五胡乱华,宣称是“国际社会”给香港提供了避风港,同所谓国际社会自由往来才是他生命的根基所在:
    2018/2/9 22:52:41
  • 历史告诉我们残酷的道理,脱离了民族主义为根基的世界主义,就是不切实际的失败主义。一些人内外勾结,寻求在文化“无问西东”,以照搬主义精神,将西方基督精神替代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一旦被掏空,这个民族的异化必然毫无凝聚力向心力,也就是宣告解体的开始。前苏联就是被这种美丽动人的世界主义所搞垮。

        当1991年苏联财政出现大危机展开“行乞外交”时,没有任何一个西方国家为戈尔巴乔夫的世界主义价值的政府提供任何援助,相反,是参与一起洗劫苏联人民的财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最终不战而胜。

      我深信,在全球一体化的地球村时代,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中华民族一定能够拿出自己奉献给世界的文化力量,真正走向文化与民族全面的复兴,实现伟大中国梦世界大同梦。
    2018/2/8 21:50:44
  • 而与之不同的是,虽然习对外关系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看似都指向全人类价值高于一切,但有本质区别,那就是行走在世界主义的道路上,必须牢牢夯实民族的立场与价值基础。戈恰恰是抛弃了民族与国家的立场与价值基础。所以,戈让出阵地必然失败。

      西方1990年给戈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虚名,就将戈给俘虏,1991年他就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习注重“实干兴邦”,拒绝虚名,他倡导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是坚持走社会主义新时代道路。

      戈自从撒切尔夫人公开宣传他是受西方提携起来的,就一直和西方不断通过庄园会议密切联系,进入了西方共济会阵营。习是民族复兴中国梦始作俑者,是坚定的民族立场与开明的世界主义态度,与之有本质不同。

      所以,电影 “无问西东”,要准确表达清华在当代中国学术界与教育界的定位与核心价值诉求,站在中华大地上必须以国家民族为立基的世界主义态度,而不是谋求用基督信仰来替代上升为新时代中国精神中坚的位置。

      据悉,这部电影李芳芳受领导之命为纪念清华百年校庆创作。

      也许,在编剧与导演真实的内心中,以现代主义的价值与国际接轨,回应这个百年至今现代价值落地中国社会的难题。在清华师生中,面向社会倡导一种︰真诚、真实、真性、真情、真爱的人性文化与文明。

      就泰戈尔对唯物主义的批判,以及对青年与中国未来的期许,在当今两极分化严峻的现实社会有着重大的意义。

        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应该是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集团并不想带动共富。而是,处心积虑谋求通过社会变革,一劳永逸解决庞大的违法所得和共济会体系打成一片,而罔顾人民、国家、民族的利益。
    2018/2/8 21:46:19
  • 戈尔巴乔夫上台提出了“新思维”,开辟他的“新时代”,涉及方方面面。但正如他本人所说,总括起来主要是:“全人类的价值高于阶级价值”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戈尔巴乔夫在曾轰动国际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说:“新思维的核心是承认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的文章指出,“苏联领导人在理论上出现的重大变化……形成了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基础。但事实上,它模糊国家利益与民族利益,以虚无“普世”价值模糊和放弃意识文化的斗争,而西方国家从未放弃意识形态与宗教信仰的对立与殖民入侵。

      以史为鉴。戈尔巴乔夫主张“全人类价值高于一切”,为了取信西方在政治军事文宣方面都做出了妥协让步。在戈氏“改革新思维”的“新时代”,社会政局动荡、教育与社会思想文化领域自然受到严重冲击。在文史领域开放对历史教材和文学作品内容的审核与出版监控,诋毁苏共传统的历史虚无主义盛行。加上苏共官僚主义、特权阶层腐败丛生等问题,民众逐渐丧失对苏共及社会主义产生弃船心理。

      戈的所谓“新思维”的新时代改革标准,在意识形态领域大量启用亲西方激进分子,安排早已对西方俯首称臣的木马雅科夫列夫掌管苏共意识形态工作,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苏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等。2、戈把凡反对“新思维”的定为“保守派”逐出权力中心。

        戈无视党内组织原则,借干部人事调整大量任用符合其“新思维、新时代” “改革标准”的成员,形成新的官僚特权阶层,加剧了党内生态恶化。如筹备苏共二十七大之际,戈强行解除了一大批立场坚定的苏共高级领导干部职务,改用支持其“新思维”的拥护者。新任的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麦德维杰夫等不仅不信仰马克思主义,还利用掌控权力与工具不遗余力搞软破坏。

        大批投机分子不仅享受各种特权,在“改革”中大肆将国有资产转移到私人手中。戈的“新思维”以腐反腐,只能导致公信力丧失。到戈执政晚期,绝大多数苏联国民己不再认为苏共是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对苏共垮台冷眼旁观。

        一个执政党与民争利、愚弄群众、脱离人民,盗取国财为己有,掩耳盗铃无视人民利益、视人民为猪狗,最终走向解体与亡党亡国也就是必然结局。
    2018/2/8 21:33:33
  • 无问西东的进一步的升华发展,只能是探索西东文化内在的逻辑贯通与融合之道,才能真正避免文化与文明的冲突,达成共融。

        这就要求避开俯首称臣的拿来主义,而应像泰戈尔说的一样,你从你民族里面拿出什么来奉献给世界!同样,简单的把复古主义的本本与教条经典拿出来,只会引发西方的抵触加深文化与文明冲突。

        在客观存在的西东文化与文明的冲突中,只有一条必由之路,就是毫不犹豫站在民族文化的中间位置,面向世界吸纳贯通转化,在传统世界文化的基础上,创建中国风格、中国语境的世界话语与世界价值体系,这才能支撑起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文化诉求。

      从我们“新时代”的文化要求而言,无疑,这部电影在思想境界上就缺失太多了。这也是一种文化探索与沉淀无法支撑时代的体制缺失。因为,我们完全西化的分类有余而综合不足的教育模式导致无法诞生真正的世界大师,也就无法引领我们引领时代走出思想的沼泽地,去支撑起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文化诉求。

      而民国时代大师辈出,是因为当时的历史背景,国人奋起直追,对一切学科进行了涉猎探索,广博而贯通所致。而自从全国都按照清华模式建立现代大学之后,加上学术自由不够,大师从何而来?

        学术范式的固化与单薄,一代代专家往往只能是专而不通甚至钻牛角尖陷入逻辑悖论里,彼此心照不宣的维持着岌岌可危的学术权威;教授往往也只能保持一种人格分裂的状态,更多是将精力来维护江湖位置。

      我想这也是为何习主席专程去贵州龙场悟道之地,号召党员干部向王阳明学习的寄喻。王阳明圆满解决了心物的阴阳辩证属性与互为转化的问题,是很高明的科学,却难以被西方所理解。

        习主席希望支撑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是中国文化创新面向世界带来的复兴,而不是简单的复古无意于文化融合,抑或放纵末法时代的基督教占领中国人民的心灵空间。这在当下拜物主义狂潮与对物质资源两极分化占有现状下,有利于意识形态在中国文化土壤上深扎根,有利于国人从自身文化中获得精神觉醒的力量,推动特色社会主义的继续壮大发展。

      由此,我们想到戈尔巴乔夫在对外关系方面曾鼓吹“全人类价值高于一切”的世界主义立场。【(苏)米•;谢•;戈尔巴乔夫:《改革与新思维》,苏群译,北京:新华出版社,1987年,第184页。】
    2018/2/8 21:28:27
  • 张果果的父亲告诉他,人生要去做自己感到快乐和开心的事。其实,这种哲学就是建立在个体主义的体验与情感基础上的,属于西方现代哲学与伦理一直输送世界的所谓世界价值与审美。于是,感受这段父辈历史与清华具有基督信仰的精神力量后,张果果凭着本心继续资助四胞胎,并且帮助安排工作。并接受了四胞胎的母亲精心制作的胎毛笔。

      张果果的剧情作为整个电影的结尾,是因为让电影回归现实落脚点。从而张果果的状态是电影最后的点睛之笔。

      在1923年清华,吴岭澜是梅贻琦的学生;在西南联大,沈光耀是吴岭澜是的学生;在建国后,陈鹏幼儿曾接受过沈光耀的物质救助与基督教会的精神救济。陈鹏感受到的精神力量传递给了李想,李想救助了张果果的父母,张果果的父母讲李想传递的清华精神力量又传递给了当下的张果果。

      电影通过这个精神力量的传递衔接了不同时代,使得剧情能够闭合大循环,来演绎更开阔、具有整体性特征的历史生态,包含了异常多的信息内涵。这在电影艺术上确实是一个成功飞跃。虽然,它的镜头语言达不到张艺谋成熟的个性化的风格,也缺失冯小刚《芳华》里演绎毛泽东逝世那种特有的宏大与压迫人视角的色彩语言与造型语言简洁有力的猛烈与震撼。

      总之,剧中五位年轻人都承受传递民国清华孕育的西方基督精神与以现代命名的个体力量,找到真实自我,倡导当下的清华学子,要“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从“全人类价值高于一切”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为一个面向世界的最高学术教育机构,“无问西东”的世界主义态度是值得赞许与应该提倡的。它意味着世界一切对人类进步有贡献的科技与人文价值都可以都被吸纳转化运用,更好推动时代发展。

      然而,在百年耻辱去犹未远的民族复兴征途中,我们更应该筑牢安身立命之所保持民族的坚定立场,对世界一切优秀文明进行转化吸收,而不是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的拿来主义,把价值的引导与话语权拱手相让俯首称臣。

        或者说,“无问西东”是一种治学态度,而不应该是一种立场。如果是一种价值立场,如何处置自身的传统?这势必引发进一步的文化与文明的冲突。
    2018/2/8 19:11:11
  • 为此,名门望族出身的沈光耀受激励遵从内心,瞒着父母参军成为战斗机飞行员,不惜违背他亲自向母亲发誓不参军的誓言,抛弃物质主义的享受,毅然献身于关涉民族国家命运的战争。

      这个阶段里还有个渲染基督信仰的插曲,包括值得深究的巴赫的背景音乐。那就是,沈光耀经常开着飞机,去给饱受战乱折磨的基督牧师与教会的穷孩子们空投补给。背后支撑的这是陈纳德传递的同情价值。沈光耀是不是基督徒不得而知,但清华的人文在民国时期,国母与国父都是基督徒。

        在孩子们饥寒的时候,牧师教孩子们唱每年圣诞节教堂唱诗必唱的《Amazing Grace》(译名:《天赐恩宠》《奇异恩典》)圣歌来抵御寒冷。

        《无问西东》作为一个关于青春和信仰为主题的电影,在分秒都相当珍惜的镜头里,以基督教信仰为灵魂的歌曲做长镜头插曲,自然别有深意。而这群孩子长大了,在文革时期村里集体生活中还唱着儿时的基督歌曲,当陈鹏再一次回到家乡,发现恋人王敏佳与村民们在文革冲击下都不知去向。

      而沈光耀遵从内心善举救助教会的那群孩子里,有个人就是建国后清华的陈鹏——他是参与国家造原子弹的功勋之一。

      人物沈光耀的高潮点,就是1943年在与日军的一次对抗中,沈光耀顽强击落了一架日军王牌战机后,不是跳闪自保,而是驾着受伤严重的战机撞向敌舰玉石俱焚,再一次突显了清华人的精神风范,背后支撑正是陈纳德传递的西方基督精神——真心、正义、无畏。

      最后,整个剧情末尾又回到张果果的当下。
      当张果果清明节陪着父母去扫墓,引出了张果果的父母当年也是支边医疗队的队员,李想和他们是一个小队这条线索。遭遇暴风雪时,李想把食物都留给了张果果父母,自己孤身寻找救援。他把张果果父母的位置告诉救援队后就牺牲了,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陈鹏跟他说的:“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张果果从支边父母亲那里获知清华校友李想牺牲自己救了自己父母,扫墓路上获得了精神升华与清华精神力量从1923开始往后的代代相传,从而以更慷慨的慈悲精神支持了四个同胞胎婴儿以及对方家庭的生活与工作。从一个商业上精致的不惜损人的利己主义者转向为具有利他精神的清华人。
    2018/2/8 19:06:38
  • 这个阶段是为整个电影的灵魂思想铺垫了人文基础。

      剧本特意借用泰戈尔1924年在清华的演讲“对自己的真诚”重申了价值立场。泰戈尔享誉世界很有说服力。它的演讲内容最精髓的是什么呢?电影并没有直接点出,而是避开了忌讳的意识形态问题,但他对吴岭澜的人生转变影响重大。

      泰戈尔说:“我听得有人说,你们自己也有人说:你们是实利主义与唯物主义的,你们不让你们的梦翅飞入天空去寻求辽远的天堂或是未来的生命。……但是我去却不能相信你们是纯粹唯物主义的,我不能相信在地面上任何的民族同时可以伟大而物质主义的。……我以为凡是亚洲的民族决不会完全受物质主义的支配。……我不能相信你们的灵魂是天生的聋窒。”

      “唯物主义的倾向是独占的,所以偏重物的人们往往不让步他们私人独享的利权,攒聚与占有的习惯。你们中国人不是个人主义的。……你们是好施与的,你们充裕时亲族都沾恩惠,你们是重人情的,你们亦不过分的营利。这又是你们不是唯物主义的一个凭证。”

      “……你们的使命是在于给大家看,使人家信服,爱这地土与爱这地土所生产的物品不必是唯物主义,是爱不是贪……因此我竭我的至诚恳求你们不要错走路,不要惶惑,不要忘记你们的天职,千万不要理会那恶俗的力量的引诱,诞妄的巨体的叫唤,拥积的时尚与无意识,无目的的营利的诱惑。

        保持那凡事必求美满的理想,你们一切的工作,一切的行动都应得折中于那惟一的标准。如此你们虽则眷爱地上实体的事物,你们的精神还是无伤的,你们的使命是在拿天堂给人间,拿灵魂来给一切的事物。”

      第二个阶段,镜头来到1938年的昆明。
      1937年抗日后北大、清华、南开内迁昆明设西南联合大学,梅贻琦任校长。另一位主角沈光耀此时是西南联大学生。1937年美军顾问陈纳德接受宋美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

      吴岭澜在西南联大课堂上对学生们念着泰戈尔的诗文:“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学生沈光耀受此熏陶。当警报拉响日军飞机轰炸,从敌机轰鸣的硝烟里逃命出来的沈光耀,遭遇基督徒陈纳德在西南联大选拔航校时,再一次听到了激荡心灵的话:“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心里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
    2018/2/8 19:00: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050982588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veroma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